首页 名人 正文

景延广

时间:2017-12-14 10:52:44点击:114    来源:百度百科

景延广.jpg

基本简介


景延广(892-947)五代时后晋大臣。他字航川,是陕州(今河南三门峡市)人。父亲景建,精于箭术,常对儿子说:"如果射箭不能射进铁中,那就不如不射。"所以父亲对景延广从小就要求很严,在父亲的言传身教之下,景延广的箭术也很出众,而且臂力过人,用的都是硬弓。

初仕后梁


后来,景延广和当时其他人一样也投入军队中谋求前途。他开始进的是后梁的军队,在驻守陕州的朱友诲的部队里任职,但后来朱友诲因为谋反引祸上身,景延广为了躲避灾难,就赶忙逃走了。开始在华州将领尹皓手下做属将,不久又到了大将王彦章的部队里,在后梁和后唐黄河岸边的激战中后梁军队大败,景延广身上也几处负伤,最后逃回了后梁首都汴州。

再仕后唐


在后梁灭亡后,景延广和其他将领一样被后唐军队收编。等到明宗皇帝李嗣源(五代后唐皇帝)即位时,汴州的守将朱守殷不听从李嗣源的命令,结果被镇压,景延广也在朱守殷的军队里,因此受到牵连,将要被处死。石敬瑭当时是六军副使,负责处理他们这些人,见到景延广后,石敬瑭非常同情他,于是就秘密地放他出来,不久收入自己的帐下,做了他的属将。

主政后晋


后来,在石敬瑭要称帝时,后唐派张敬达率五万重兵前去围攻太原,石敬瑭让他参与军事,景延广为后晋的巩固立下了赫赫战功。等石敬瑭正式称帝时,对景延广也委以重任,让他当侍卫步军都指挥使,后来转守各地,又升为侍卫亲军都指挥使,成为石敬瑭的心腹大将。在石敬瑭主政的时候,景延广没有干预过政事,而是一心辅佐石敬瑭,做事也很谨慎,但石敬瑭一死,他却从幕后走了出来对军政事务事事关心,但他毕竟是个武将,勇多而谋少,最后自己把命也搭进去了。

石敬瑭在位的时候,不知为什么始终没有立太子,在他临死之前,将石重贵托付给了景延广和冯道。但有的史书上说石敬瑭原来是想让亲生儿子石重睿继位,而他一死,景延广却说在国家危难之时,应该让长者继位,也就是让石重贵做皇帝。由于他手握重兵,冯道这个人很圆滑,其他人也不敢反对,于是石重贵就继位称帝了。不管怎样,景延广在石敬瑭死去之后,成为了后晋朝廷当中的实权人物。为石敬瑭发丧的时候,有一件事就足以说明问题。文武百官都赶来参加石敬瑭的丧礼,还没有到宫门的时候就都让下马,步行进去,这都是景延广的主意。从此,景延广开始傲视群臣,跋扈起来。而石重贵由于继位有景延广的大力协助,因此对他也是言听计从。

主政之后,景延广就显露出他埋藏已久的反契丹思想,在后晋新皇帝继位时,依照惯例应该向契丹王上表汇报。在用什么身份的问题上,景延广和许多大臣发生了矛盾。许多人认为应该像石敬瑭在世的时候那样称臣,景延广极力反对,他说原来称臣是石敬瑭万不得以才那么做的,现在国家实力雄厚了,不应该再做这种屈辱的事,按照父亲称儿来算,新皇帝称孙就可以了。于是,后晋只给契丹写了一封信通报了消息,连代表自己地位较低的上奏表也没有写,这下可激怒了契丹,马上派专使来斥责他们。

契丹派的专使名叫乔荣,他原是跟随赵延寿投降契丹的,契丹封他为回国使,让他到后晋了解情况。景延广面对乔荣的责问,毫不示弱,让他回去转告耶律德光:"我们的先帝是你们北朝所立,称臣可以,但现在的新皇帝却是我们中原自己所立,作为邻居称孙就很照顾你们了,没有称臣的道理。你们北朝不要小看我们中原,也不要随意侮辱我们,如果不服那就来好了,我们现有十万口横磨剑,正等着你们呢,但将来如果不幸被孙子打得落花流水,狼狈而归,后悔就来不及啦!"开始,景延广对这个投降契丹的乔荣非常愤恨,说服石重贵将他关进了大牢里,把在后晋经商的契丹人也都杀死了,没收了他们的财产与货物,但有些大臣说乔荣不能杀,于是就放了他。

乔荣为了保住性命,等到他要出发回契丹的时候,他对景延广说:"我记性不好,恐怕到了契丹会忘了你说的话,请你在纸上写一下吧。"景延广没有想到乔荣的诡计,于是就写在纸上交给了他。没想到日后乔荣拿出这个来,使景延广无法再为自己狡辩,最终送了命。

乔荣回去对耶律德光添油加醋地汇报了他到后晋的遭遇,转述了景延广骄横看不起契丹的话,耶律德光听了大怒,将后晋的所有使者都关押起来,然后开始准备讨伐这个想独立的后晋。

景延广之所以说那些大话,也并非全是吹牛,后晋经过石敬瑭时多年的积累,国力大增,和契丹交战也有了取胜的可能,后来两次交战都取得胜利就能说明问题,就是使后晋灭亡的第三次如果不是主将投降,后晋将士在稍微好一点的将领指挥下也能取得胜利。但景延广对契丹却没有在战略上做准备,主要的精力用在了巩固自己地位上。他的有些做法也对后晋的团结起了反面作用,在当时后晋发生大旱,百姓饿死许多的时候,他还用金银珠宝来赏赐和石重贵一起出去游荡的随从们,无非是拉拢他们在皇帝面前说自己的好话,充当他的耳目,达到巩固权势的目的。

不久,准备好的契丹兵向后晋扑来。景延广和石重贵只好领兵迎敌。作战计划和军队的调动,都由景延广来掌握,石重贵也没法节制他。将士们都奋勇杀敌,高行周和符彦卿等将领和契丹交战,请求景延广支援,景延广却按兵不动,不知当初那十万口横磨剑哪里去了。后来石重贵亲自领兵去救,才使高行周脱险而回。契丹兵来到景延广的营前,大叫道:"景延广要我们来开战厮杀,为什么不出来决战!"景延广在大营中稳坐不语,任凭契丹叫骂也不领兵迎战,等契丹军队退去时,他还以为是在设计诱他上当,更是不敢出营。一些随军的文臣私下议论景延广:"昔日与契丹绝交,是何等的英勇无畏;现在契丹人来了,怎么又这么怯懦气短!"

由于众将的勇猛杀敌,战争虽然取得了一些胜利,但回到京城后,景延广却遭到众人的攻击:他的母亲病故不去奔丧,还主持军事,违背了伦理道德,因为按照封建法律规定,父母如果去世,就要暂时辞去官职,回家守孝,孝期满了再请求复职或改任,特殊时期不回去奔丧必须有皇帝的特许才行。人们为了攻击景延广,将这件事也拿了出来。景延广还曾诬陷过和他有矛盾的大臣王绪通敌,用酷刑迫使其招认。别人劝解也不行,结果还是将王绪杀死了。这在大臣中造成了很坏的影响。景延广还与桑维瀚不和,压制桑维瀚的权力。在众人的一片反对声中,石重贵只好将他罢官,调他到西边的洛阳去做地方官。

景延广到了洛阳就开始悲观失望起来,也没有了往日的骄横与威风了。原先刚回到京城的时候,晋出帝石重贵对他还是很器重的,因为毕竟战争取得了胜利。石重贵还亲自到他的府上去慰劳,赏赐了他很多东西,在当时看来,他所守的恩宠超过了所有的人。但众怒难犯,石重贵只好将他贬官外放任职。他的罢官和桑维瀚也有一些关系,桑维瀚的活动使石重贵对有才干的桑维瀚产生了希望,也想摆脱景延广的控制,石重贵对他的骄横跋扈也有些不满。在个人的素质方面,桑维瀚比景延广要强得多,在逆境当中,桑维瀚仍然没有丧失信心,而是寻找时机再起,而景延广就是另外一种情况了,官运顺利的时候,骄横,看不起别人,而且利用权力排斥异己,甚至诬陷和他有点矛盾的好人,以致惹起众怒,引火烧身。等时运不济的时候,马上就像霜打了的茄子,蔫得再也坚强不起来了。

景延广到洛阳后,觉得自己已经没什么希望了,而且对后晋与契丹的关系也很悲观,和先前的气势判若两人。他认为契丹非常强大,后晋无法取胜,而自己也就这样完了。因此他经常整夜整夜地喝酒浇愁,根本不去想以后如何恢复官职,怎样再为国效力。他只知修造豪华住宅,住在里面沉迷于歌舞之中。

就是在洛阳时,景延广还不知收敛,注意自己的行为,总想贪点钱财纳入私囊。当时在洛阳征集民财供给军用,河南府要出二十万缗钱,但景延广却想借机图点私利,要把二十万缗改为三十七万缗,他的属下判官劝止说:"公曾经官居显位,既有地位又有财富,现在国库空虚,不得以才向百姓取财,公怎么能忍心这样做呢?"景延广惭愧得无话可说,将手缩了回去。

耶律德光专门派数千人马到河阳去抓那个挑起事端的景延广,并对主将说:"如果景延广向南跑到了吴或者向西跑到蜀,你们也要把他给我抓回来。" 景延广无处可逃,只能前往封丘向耶律德光投降,耶律德光对景延广斥责道:"破坏两国友谊导致两国兵戎相见,都是由你引起。"景延广开始还想为自己辩解,但在契丹拿出乔荣当初让他写的字据时,景延广知道再也无法为自己开脱了。景延广受了契丹的酷刑折磨,在押送北上的途中,为了避免以后再受非人的折磨,景延广在半夜的时候,趁守卫的人不注意,自己扼喉自杀了。景延广死的时候五十六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