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小说 正文

位村记忆

时间:2017-12-20 10:31:43点击:173    来源:黎青屏 赵科新

经历过上世纪40年代血与火战争岁月的人都给抗战叫跑日本。

往哪跑呢?往山里跑,往沟里跑,往庄稼地里跑。张茅位村人还往地道里跑。

记忆里,1944年的小麦长势好,刚黄绺的时候日本人窜过黄河来了。清晨,6岁的薛石头溜出被窝,跑到院墙背后玩耍。那儿有座磨坊,邻居家在磨面。8岁的邻居哥哥:“你给我吆会儿磨,我回去拿点儿馍。”

薛石头不知道为什么邻居哥哥在该回来的时候没有回来。等待中,听见磨坊外,南边村口上响起了枪声。跑回去寻奶奶,屋里没人。返身出来,五六个端枪的日本兵过来了。

薛石头与同庚的薛知味撒腿就跑。一口气出了村,跑过三四块麦地,小麦遮掩了他们,还以为躲进埝根的老坟角落里,甩掉了日本人,脱险了,谁知日本人撵上了他俩,当他俩清醒过来时,刺刀已抵到了他胸膛上。

出于求生的本能,薛石头说:“你别杀我,我给你说哪里有枪。”

哪里有枪?

薛石头本打算胡乱指个地方,支走他们,自己再跑。没想到日本人不是自己去找,而是推着他们前边带路。跑不掉,他只好硬着头皮把他们带到了崖下的巴屎窑。窑里的虚土堆上是一泡一泡的大粪。薛石头说枪就在大粪下面的土里。

71年过去了,薛石头犹记得撵他们那五六个日本兵戴的扇扇帽,很可能是假日本。后来从北边过来一个戴钢盔帽,个头不大,圆脸,肯定是真日本。

钢盔帽端着枪,用刺刀指着扇扇帽们,命令他们下去挖。

本来就是撒谎,根本没有枪,意外的是他们挖出了一颗手榴弹,后盖上锈迹斑斑。

巴屎窑外面的空地上,低洼处,下雨积水钻开一眼洞穴,当地人都给这种洞穴叫水钻眼。日本兵举起手榴弹,就要往水钻眼里扔。那意思是要试试这颗后盖锈迹斑斑的手榴弹还能不能爆炸。

薛石头扑上去挡住了,水钻眼下边是他们家的地道,奶奶,两个大大及家门近族都躲藏在下边。情急中,薛石头说出了万万不该说的话:”你不敢扔,下边有人。“

看来钢盔帽是真日本人,听不懂。扇扇帽是假日本人,是中国人,听懂了,不扔了。也没有翻译给真日本人。也或许是他们对一个6岁孩子的话感到不可思议,根本就不相信水钻眼里会有人,要薛石头薛知味带他们去寻鸡寻鸡蛋。

薛石头、薛知味带着她们进出了几家院落,从鸡窝里收了些鸡蛋。寻到双祥伯家,双祥伯有病,没跑了,扇扇帽问双祥伯话,双祥伯就是不张嘴,不开腔,不搭话。钢盔帽向双祥伯戳了一刺刀,带着扇扇帽们走了。

与薛石头同时代的三门峡人都知道日本军队里,有许多朝鲜人、蒙古人、满族人、汉族人。三门峡人给这些人统称为假日本。

6岁的薛石头跟上奶奶生活,日本人进村了,正在忙家务的奶奶以为孙子睡在被窝里还没醒来,来不及照顾家里财物,伸手抱起炕上的被窝就走。进了地道,抖开才发现里头没有孙子。

薛石头听大人说,村人薛志英对着日本兵开了一枪,没打中,日本兵就对位村就有了仇恨。日本人撵薛志英,撵到黄地沟,寻不着,不撵了。日本人到位村来是冲着枪来的。

过了五六天,日本人又来了。薛石头正在村里耍,又没跑掉。还是上回那几个,又要他带他们去摸鸡蛋。不过,这一回多了一个骑马的,应该是个太君。

当时俊龙爷才40来岁,听见枪响,推开门,见是日本兵,撒腿就跑,一直向东,跑到黎山根上,心跳过激,停下来就倒地死了。

位村侯家岭16岁的姑娘侯转草出嫁清泉沟村,回来住娘家。日本人来了,她拔腿跑进麦地里,日本人枪子打进右脚踝,强忍伤疼,不敢哭泣,不敢出声。好在日本人没有发现她,不然,就更惨了。由于日军骚扰,不敢出门寻医问药,伤口感染化脓,长期忍受着无法忍受的折磨,落下终身残疾,成了瘸子。

受过两次惊吓,第三次日本人进村,薛石头没有走远,大人拉上他就跑,进了地道。在地道里一住就是两三天。日本人走了,他们才出来。

薛石头说那年村上一共生了3个女娃,有一个生在了地道里。

与电影《地道战》里冀中平原的地道一样,位村地道的开口有隐蔽在牛槽下的,也有开在井壁上的,还有伪装在院里屋里某个角落的。当村一条深沟,这些地道都通到沟崖上,凿开一个小孔,透气,保证空气流通。

与冀中平原的地道不同,位村的地道不是户户都有,而是以家族为单元,以近邻为单元,数户人家挖凿一条地道。各条地道之间并不连通。

位村的地道有窄有宽,窄处是通道,藏人。宽敞的地方用来藏牲口。黄土高原地下水位深,位村地道离地面要远得多,土质也坚硬,能凿下宽敞的空间。

71年过去了,薛知味侯转草已去世,经历过那场战争灾难的人越来越少。然而,黎山脚下,位村那些地道,久经风雨剥蚀,依然保留着位村人的伤疼,保留着位村人抹不掉的记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