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散文 正文

硖石情缘

时间:2017-12-20 10:35:31点击:171    来源: 刘彦丰

硖石..jpeg

我生在硖石、长在硖石、前半生工作在硖石,对硖石的山山水水、沟沟叉叉都知其八九。金银山就是硖石的标志,其北边的山坡留下我无数的脚印,我当佃户就住在车壕村的东马岭,不到10岁的我常在此放羊。也曾多次上到山顶,观望周围群山、沟壑以及茫无边际的蓝天。

我的老家住在硖石北南坡的下窑村。距十八盘沟里许,在少年时期,我在这百丈高的悬崖绝壁深沟中,每年何止千百次之多,跟上三哥天天冒着生命危险像猴子一样在绝壁攀援着,杀稍子,杀好后打成捆,我们翻山越岭送至观音堂煤矿出售;有时我们赶上“高脚”到甘壕的吊起坡运煤;有时赶着“高脚”经十八盘沟、清水河直奔程家疙瘩的黄河边驮盐,把山西省过黄河的盐运到观音堂街,挣点运费,往返130多里天天如此。这就是我少年时期的凄苦生活。

我1955年8月从事教育工作,在硖石古县范围内工作23年。对硖石教育事业有着深厚的感情;硖石的人民群众如同亲人。在农村学校任教期间,常吃百家饭。在乡政府期间(成教专干),下乡时和群众屈膝谈心,做思想工作。

近年来,硖石出生的老教师、老朋友谈起硖石古县的历史和景点,无不为我们生长在硖石而骄傲。都想把硖石古县的来龙去脉和神奇景点记录下来。想让我担当此任,说实话,年已八十的我文底太浅,思路欠通,语言贫乏,提笔忘字。无奈我只得查阅有关资料,走访亲朋好友,了解奇景实材以及传说。经过半年多的磨练,出了个漫话《硖石古县》的初稿。自觉得不能尽情如意,真可谓是金银山的荒草,“十八盘沟”的乱石,实在是拿不出手,在这里献丑。恳请乡友多提不到之处。